袖侧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 267 章(大结局),囤积狂的异世生活[系统],袖侧,无限小说网txt官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267章

段璃璃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从她穿越以来,认识的人莫不想向她靠拢。除了当年那个偷元绿石被驱逐的孩子之外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明确表示,想要离开她。

赵金柜六级了都赖在仙宫里不肯出师。

那个少年的名字叫作阿言。

段璃璃非常震惊:“为什么?为什么想离开?”

她一直是一个非常慈爱宽容的主人,她教给他们各种各样的东西,给他们极大的自由,行动上的和精神上的。

所以阿言看着她的眼睛,说出了实话:“因为,不想为奴。”

她对他们真的非常好,衣食住行甚至是很多富庶人家的少爷小姐都比不了的。有清晰的奖惩规则,但没有打骂,也不允许内部欺凌倾轧。

她教他们太多,也给他们太多,但……都改变不了她是主人,他们是奴仆这个事实。

阿言,非常渴望做一个自由的人。

做一个,不是奴仆,没有主人的人。

但是大家都不这么想。大家想的都是“一辈子不离开仙宫”。

类似这样的话,阿言从小听伙伴们不知道说了多少次。有些甚至是在梦中说的梦话。

可有时候,去镇上,看见肖老爷家养的狗。肖老爷是乌桐镇首富,他爱狗人尽皆知,他家的狗在冬日里也会穿上锦衣,脖子上的项圈嵌着宝石。狗一身的行头若换成银钱,够一户农家活十年。狗一年吃的肉,农户十年也吃不到。

可这样,狗依然是狗,永远不会变成人。

阿言有时候驻足凝望,再抬头看走在前面衣衫靓丽的同伴们,恰像吃饱喝足的小狗,昂首走在小镇的青石板路上,俨然是什么人物。

段璃璃震惊得许久都没说出话来。

她真的沉默了很久很久,以至于阿言都感到紧张。

终于,段璃璃开口。她说:“那你有没有发现,我现在在做的一切,就是在为以后你们离开仙宫铺路。”

“发现了。”阿言点头,“大家很多人都意识到了。”

让小夫妻有自己单独的居所,开始用积分兑换金银,让他们有私产,以及开始让弟子出师离开仙宫。种种结合在一起,侍从中不乏头脑聪明的少年男女,已经隐隐领悟了段璃璃对未来的安排。

大家都安心地等待着,对于未来,段璃璃自有对他们的安排。

段璃璃就更吃惊了。

“那你为什么不耐心点,等一等我的安排呢?”段璃璃说,“其实我也考虑过将来要给你们脱籍的。我也不想让你们一辈子为奴的。”

阿言凝视她很久。

少年看她的眼神带着敬慕,发自真心。

但他却说:“那样的离开和自由,也是主人的赏赐。”

而他,他想在被主人赏赐自由之前,自己离开。

积分制度是对侍从们工作的奖励,是肯定了他们对仙宫的奉献,是侍从们靠自己的体力或者脑力去换取来的。

阿言想离开仙宫,想用自己过去对仙宫的奉献来换取自由,想用自己的脚走出仙宫的大门。

段璃璃再次沉默,然后问:“你知道你现在离开,将会受到怎样的评价吗?”

少年低下头去,许久,才说:“我知道。”

他所作所为,与如今世道的主流思想相悖。

主赏赐奴自由,是主宽厚仁爱。

奴想离开主,是忘恩负义,是不忠不孝。

但阿言依然挺直了脖颈,抬起了头颅,恭敬但坚定地问:“可以吗?”

段璃璃叫了乔小泉来。

她的储物道具太多了,甚至花了点时间,才在某个储物道具的某个格子里找到了当年孩子们签的身契。

她把那身契给了乔小泉:“你看看有什么手续,去给他办了。”

乔小泉知道了是怎么回事,震惊得一叠声问阿言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?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?你有事你说,没有咱们仙宫解决不了的事啊。”

当他知道阿言没有苦衷,也没有为难的事,他就是纯粹地想离开仙宫,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然后,乔小泉,这公认的好脾气的老好人,眼中流露出了愤怒。

段璃璃倒很平静,对阿言说:“正在学新东西呢,你走了,就学不到了。”

阿言有些赧然:“我脑子不够的,学那些已经学不懂了。”

阿言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少年,不是阿拓那样天生有习武天赋的战斗型侍从,也不是菜芽那种聪慧的学霸。他真的在侍从中很普通。

因为太普通,不亮眼,所以段璃璃虽然也能记住他的名字,却对他整个人的印象很模糊。

段璃璃忍不住让系统在过去的记录里搜索一下,发现阿言很少在群里发言。

因为太普通,所以从未做过什么组长、主管之类的职务,一直就是普通人。

但他有一条发言,吸引住了段璃璃。

【可外面的世界也很精彩。如果不是来到了仙宫,如果不是遇到了门主,我们可能一辈子懵懵懂懂浑浑噩噩地就过去了,可现在,您在让我们看到了门外的世界之后,又要关上这道门了吗?】

段璃璃还记得这段话,她只是不记得原来说这个话的孩子就是阿言。

“仙宫的东西都得留下。”乔小泉忽然说。

乔小泉性格温和,甚至温顺,他很少这样硬邦邦地说话。他是真的生气了。

段璃璃叹息一声,说:“被褥衣裳,日常生活用品,都可以带走。”

乔小泉气得别开眼睛。

阿言深深地揖下去:“多谢门主。”

但其实,只有弟子才称呼段璃璃为门主。侍从们一直都称呼她为主人。

阿言回去宿舍收拾东西的时候,大家已经知道了消息——乔小泉在工作群里公布了这件事。

所有看到的侍从都能从他的遣词用字里感受到他的怒意。那些字眼都是冰凉凉的。

侍从们炸了。

但乔小泉直接全群禁言了。大家没法在群里说话,不管身在哪里,实验室也好,瓮城也好,都直接穿上机甲飞回了宿舍。然后聚在一起,激烈地谈论这件事。

直到阿言一脚跨进宿舍大门,忽然空气变得超级安静。一双双眼睛凝视着他,甚至瞪着他。

这些一起长大的伙伴,忽然便得陌生起来,像是隔了不可逾越的天堑。

乔小泉跟在他身后一起进来了。

“储物的法器都留下。”他冷冷地说,“被褥衣服可以带走,你自己的银钱可以带走。”

他说:“机甲留下。”

阿言去自己的床铺那里,把储物道具都拿了出来——一个荷包,一个双肩背包,一对护腕。

他从中取出了一些日常的东西。还有一些东西都属于仙宫,他就留在了里面。

但有一样属于他自己的东西,他犹豫了一下,最终没有取出来,留在了那个荷包里。

机甲钮是贴在胸前的皮肤上的。

段璃璃已经解除了他的权限,他伸手去揭,微针缩回,很容易就从皮肤上取下来了,只留下微微一点血迹。

阿言把储物道具和机甲钮都交回给了乔小泉。

乔小泉收回了这些重要的东西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再也不想多看阿言一眼。

阿言去卷铺盖——这终究是一个生产力落后的社会,失去了仙宫的许多手段的加持,一个人在外面行走,是需要随身带着铺盖卷的。

终于有人站出来问:“阿言,你真的要走?”

阿言说:“是呀,我赎身了。”

伙伴们不能理解。赎身又怎么样,外面的世界什么样子又不是没见过,他们可是去过很多外邦的。

仙宫里是什么样的神仙日子,多少人梦想自卖自身都进不来仙宫。

阿言为什么这么傻,这么疯?

实在无法理解。

“忘恩负义。”果然有人开始骂他。

有第一个人起头,就有第二个。

“不要脸!”

“吃喝仙宫好几年!才有点钱就忘了自己是谁!忘了本分!”

“叛徒!”

“狗东西!”

阿言只垂着眼,将铺盖、衣服和一些生活必需品打成一个卷,用绳子困好,背在了背上。

转过身来,昔日言笑晏晏的伙伴们都满脸怒容。

最好的朋友愤怒地辱骂着他。

偷偷喜欢的女孩子用鄙夷的眼光冷冷地看着他。

阿言说:“我走了,大家保重。”

他还是迈出宿舍。

只才迈过一只脚,阿拓忽然上前从后面猛地一脚踹在他背上!

阿言直接扑倒在外面的青石地板上,铺盖卷滚在地上,散开了,东西撒了一地。

少年少女们哄堂大笑,包括曾经的好朋友和暗恋的女孩子。甚至有人过去故意把那些东西踢远。

刚才的气愤、憋闷都被阿言的狼狈冲散了。

他们都觉得他活该,就是活该!

不忠不义!不知为人奴仆的本分!

阿言爬起来,抹了抹脸上的鼻血,默默地重新收拾自己的东西。

阿拓又过去把他踹倒,但仙宫严禁霸凌,阿拓极为珍惜自己身为仙宫奴仆的身份,不敢践踏仙宫的规则,那就狠狠地践踏阿言的被褥,踩出几个脚印子。

调皮的男孩子们好几个都过去一起踩,踩出了一堆脚印子。

这时候,乔小泉发来消息:【让他走。】

原来他一直在高处看着这里。

大家悻悻收脚,阿言才能再次把自己东西打成卷。但好几样小东西不见了,可能被踢得滚落楼梯了。

阿言只能放弃,重新背上了行李,下了仙山。

穿过花海,穿过麦田。

他知道今日离开,再没有回来的机会了。他认真地看着身边的每一处景色,要把此处记在心里。

记住,但不留恋,不回头。

他笔直地走向了城门。

穿过果林,却看到段璃璃在那里。

她竟亲自来送他。

他走到她面前,忐忑不安。

段璃璃看着少年血污的脸,拿出一块毛巾湿了水,帮他擦干净。

“以后的路会很难走。”她说,“比今天更难。”

阿言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

她问:“有什么想做的事吗?”

少年说:“我去找一份工作。先养活自己。”

她说:“需要的时候,可以找胡祥。我会跟他打招呼。”

少年笑叹:“我尽量不去麻烦胡掌柜。”

段璃璃笑了。

她递给他一个东西:“这个带在身上防身吧。”

少年紧绷起来:“这是仙宫的东西。”

她说:“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。”

她忽然问:“阿言,你姓什么?”

所有的少年少女都在段璃璃的系统好友名单里。但每个人都没有姓氏。

都是阿拓,阿海,阿德,二柱,菜芽,欣娘……段璃璃能叫出每个人的名字,叫的便是这些名字。

如果不是阿言,她都没发现,原来她从来不知道这些孩子的姓氏。

身为奴仆,没有人会在意他们的姓氏。有个能给主人叫的顺口的名儿就行了。

不知不觉,段璃璃也被潜移默化了。

她自我介绍:“抱歉现在才跟你正式认识,我姓段,我叫段璃璃。”

少年的脸颊因为激动泛起了红色。

“我姓郑。”他说,“我叫郑言。”

“郑言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段璃璃说,“来,站到我旁边来,笑一下。”

瘦削少年终于走出仙宫大门,他走了一段,忽然转身跑了回来。

“我,”他有些赧然,但还是告诉了段璃璃,“我留了东西给您,在小泉哥那里。不是什么贵重东西,就是、就是我私人的一点东西,想给您留个纪念……”

“好。”段璃璃说,“我会去找小泉要。”

少年满足了,微笑别过她,终于不再回头,一步一步地走远了。

如他自己所盼望的那样,解除了奴仆的身份,离开了仙宫和主人。

郑言的离开,在仙宫激起轩然大波。无论侍从还是弟子,没有人不骂他的。

过了几天,乔小泉在城楼上找到了段璃璃。

夕阳中,段璃璃坐在箭垛上,腿垂在外面,随风晃。

“门主。”乔小泉喊道。

段璃璃转头。

乔小泉过来是跟她说一件事:“那些小子们,歃血为盟了。”

段璃璃:“?”

“就昨天晚上,这些家伙摸黑悄悄过去的,在瓮城里。”乔小泉无奈又好笑地说。

少年少女们在深夜里摸黑去了瓮城,在那里,阿拓主持了歃血为盟。

“阿言狗东西就算了,反正我不当他是人。他走便走了。”阿拓说,“但今天,所有在这里的人,谁还想退出,现在就滚!”

“留下的,都跟我歃血。”

“跟我一起立誓,今生今世,决不背叛仙宫!”

“但有违背者,所有人,追杀他到天涯海角!”

少年少女们跟着段璃璃周游大陆,个个都见过血,并不畏惧杀人。

他们都立下了誓言,歃血,宣誓此生忠于仙宫,决不做叛徒。

段璃璃扶额。

乔小泉不解:“不是挺好的。阿言那样的,再不能有第二个了。哼!”

他还在生气呢。这些孩子从一开始就归他管。学规矩是跟他学,学知识是跟他学。他万料不到会教出阿言这么个白眼狼来。

他在生自己的气。

段璃璃很无奈。

知识这种东西,可以由外向内灌输。但是思想这种东西,只能自内觉醒。

每个人都生活在时代的局限之内。

甚至连她这个异界来客,都差点被所谓的时代局限给同化了。

她无奈笑笑,转过头去,眺望通往远方的那条路。

那个少年就走在这条笔直的路上,头也不回地离开仙宫的。

她忽然问:“小泉,去年的元月十七,你知道是什么日子吗?”

乔小泉莫名:“什么日子?”

这日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不是任何的节庆日子。

段璃璃眺望着远方,微笑:“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。”

乔小泉困惑不解。但段璃璃也不给他解惑。

他带着这困惑回到自己的住处,取出一个仙宫批量生产的牛皮本子。

这是他的日记,因为很私密,所以刚才没有当着段璃璃的面取出来。现在,他独自一人的时候,取出来往前翻,一直翻到了去年的元月十七——他几乎每天睡前都要记一笔的。

去年的元月十七,真的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,就是非常非常普通的一天。

头一年平阳城闹银荒,段璃璃倒是忙了一阵子,还有璃璃家开始转型,不过真正忙的还是胡祥。

段璃璃还是带着他们周游异邦。那个新年,他们是在烈翔城邦的某个城过的,专门看了别的城邦的民风习俗,然后才回到仙宫。

元月十七那天,一如往常。段璃璃在仙宫休憩,准备过两天再出发。

他呢,做了一天实验,晚上记了两句日记,就睡了。

哦,那天唯一有点不一般的事,就是段璃璃忽然问了一圈,问是不是哪个组又鼓捣出了新的东西。

但很奇怪,没有。

这件事的确有点奇怪。因为段璃璃神通很大,他们这边鼓捣出一些什么东西,还没汇报呢,她就已经知道了。很神奇,像是开了天眼。

唯独去年元月十七那一天,段璃璃问了一圈,没有人承认。

乔小泉不知道,段璃璃坐在城墙箭垛上,在夕阳里,也用手摩挲着一个同样的牛皮本子。

郑言也有写日记的习惯,他把这本日记留给了段璃璃。

段璃璃摩挲着那牛皮封面,看着里面工整的字迹,无限感慨。

少年对世间许多事困惑已久,但他寻不到答案,也思考不出原因。

他把那些困惑都写在了本子里。

为何世间有武者和普通人的分别?为何有些人掌握权力,生杀予夺,有些面朝黄土背朝天,食不果腹?

出生的时候,明明每个人都赤果而来,为何落地后便不再一样,有人遍身绫罗,有人衣衫褴褛。

他最不明白的是,世间有雇佣制度,为何还有奴仆制度?

当一个人成为了奴仆,还算是人吗?

若是人,许多奴仆没有姓氏,婚姻、生命都不由自己做主,可以被随便赠予和转卖。这样,怎么能算是人?

纵一个奴仆遇到的主人再好,再善良,这主人也对奴仆拥有着以上权利。

少年带着许多不解,一笔一笔写下自己的困惑。

一年前的元月十七的傍晚时分,他躲在一间无人的房间里,最后写道:

【我始终觉得这不对。】

【人生下来的时候都是一样的,不应该有人成为主人,有人却是奴仆。】

【因为人,生而自由。】

最后一个字收笔的时候,段璃璃接收到了来自系统的奖励。

少年看到群里段璃璃询问是哪个组又鼓捣出了新东西。他很羡慕那些头脑聪明学得会那些知识的孩子。他觉得自己不是很聪明,学那些不太懂。

他只是经常地胡思乱想,想些有的没的。

少年收起牛皮本和笔,匆匆赶回宿舍,洗澡睡觉去了。

而段璃璃问了一圈,没有问出来到底是谁或者哪个组,鼓捣出了什么超越时代的东西。

因为系统说的超越时代才给奖励,段璃璃一直狭隘地只想到技术和产品。

她没有想到,原来,还包括思想。

段璃璃在夕阳中坐了很久,做天色都黑了,月亮都升起来了。

她听见了狼嚎。

群狼喜欢对月而嚎。仙宫里的人都习惯了。因为从他们来到仙宫,群狼就已经存在了。

纵然现在,群狼已经失去了作为交通工具的不可或缺性,大家依然喜欢群狼,时时和他们玩耍。

段璃璃听见这狼嚎,忽然站了起来。

她打开了许久没有打开过的【养殖】-【宠物】界面。

除了几十只狼之外,她其实还有一只宠物,就是青蛇。

这个标签一直在,就说明青蛇一直还活着。

自她离开河谷,再没见过青蛇。但青蛇离开她,自有一番天地。本来就也不是必须和她绑定在一起的。

段璃璃第一次点击了【删除】。

系统跳出警告:【将失去对该生物的约束,宿主确定要删除主宠关系吗?】

段璃璃点击了【确定】。

青蛇的页签消失了。段璃璃感到一阵说不出来的轻松。

她召唤了群狼,然后从城墙上跳了下来。

修罗旺财带着群狼在月色中奔驰而来,银色的皮毛闪闪发亮,美极了。

见到她,旺财熟稔地过来争宠。自从知道旺财是女生,段璃璃宠她甚至超过了修罗。

段璃璃抱住旺财的脖颈。

很抱歉,将你们困住这么久。

段璃璃删除了旺财。

月光下,旺财的气息变了,她挣脱了段璃璃,向后退了好几步,炸着毛拱起了背脊,露出了闪着冰冷光泽的獠牙,喉咙中发出了呼噜噜的地吼声。

所有的狼都困惑地看着她。

下一个,段璃璃删除了修罗。

修罗作出了和旺财一样的反应。

一只一只地,段璃璃删除了这些伴随了她五六年的宠物。

撒娇的宠物们重新变回了野兽。野兽嗜血,也吃人。

只有那些年轻的狼茫然四顾,不知道为什么首领和长辈们忽然对眼前那个人爆发了杀意。

尤其是像小棉袄这样出生在仙宫里的狼。就算没有了主宠关系,段璃璃身上还是有让它留恋的气息。

他们这样年轻的狼,没有山野的记忆,更不记得那场月色下的围猎和反杀,没有见过眼前的这个人是怎么样屠杀了半个族群。

段璃璃打开了仙宫的大门。

“你们要是愿意跟我在一起,我就恢复我们之间的关系。”她给了他们一起选择的机会,“你们要是选择离开,就去大苍山的深处,去和那些猛兽争夺地盘,永远不许踏入人的领域。”

纵然仙宫里的生活如此安逸富足,永远不缺食物和温暖,狼王和他的妻子,还是带着他们的族群选择了离开,回归山林。

小棉袄走在最后,徘徊了好几个圈子,恋恋不舍。

旺财奔驰回来,狠狠地在她的颈子上咬了一口,小棉袄跟着族群离开了。

修罗和旺财最后静静地和段璃璃对视了许久,一起转身消失在了月色里。

“怎么回事?”赵金柜问,“怎么大夜里的出去?”

刚刚狼群爆发了杀意,惊动了仙宫里的弟子们,弟子们都穿上衣服赶来了。见到的却是群狼头也不回地离去的背影。

段璃璃在所有群里发布了公告:【群狼已经解除术法放生。以后和其他异兽没有区别,如遇到,要小心。】

顿了顿,补充一条:【如果遇到狼群吃人杀人,处置方式同其他异兽。】

赵金柜和弟子们目瞪口呆:“怎么这样?”

他一直念叨:“怎么就放了呢?”

其实一直也觉得他们仙宫的狼未免也太听话了,现在才知道,原来段璃璃一直在用术法约束他们。

“没办法呀。”段璃璃笑着说,“你看,就连狼都是想要自由的。”

好像暗指了什么,前几天离开的那个谁。赵金柜袖起手来,不吭声了。

璃璃家缓慢而有序地向外输出技术。

在输出技术之前,先输出知识。璃璃建立的希望小学,除了学习文字算数之外,也教导自然科学知识。

当璃璃家把“电”这个东西推向市场的时候,希望小学的孩子们拿了学堂发的米面回家给爹娘说:“先生说了,要吃这些米面,得先听我讲什么是电,怎么才能不被电死人。”

孩子们吓唬爹娘:“先生说了,会上门抽查,要是查出来谁还不懂,会要回这些米面。”

为了这些白得的东西,爹娘家人们只得排排坐,大眼瞪小眼地听自家娃娃给科普,水导电,金属导电,人的身体导电,摸了电会死,相当于受雷劈,要是这么死的话,肯定要被邻居指指点点。

“所以不能在电线上晾衣服!”娃娃们反复强调,“娘你记住了吗?”

当娘的:“啧,唠叨好几遍啦!”

随着技术的输出,炎碧城邦日新月异。几年后,因为璃璃家太过庞大,段璃璃开始拆分。

她把璃璃家拆成了能源、轻工、机械、化工几大块。

她把股权拆开,分配给了仙宫出身、分布在璃璃家各处的侍从们。

这些昔日的侍从,如今已经从少年少女长成了成熟的青年和女性,成了璃璃家的骨干技术力量,都已经是自由身。

股权的再分配令他们隐隐感到了不安。

果然,同年,玄门最后一个年级最小的弟子也出师了的时候,仙宫收养了一批善堂里的孤儿,然后关闭了大门。

仙宫曾经只有段璃璃一个人和一群狼。后来,仙宫迎来了很多人,很多人在这里长大,在这里得到了太多。仙宫曾经处处是人影,处处是笑声。

如今,它又回归了寂寥。

连赵金柜都离开了仙宫出仕了,有自己的前程。

只有乔小泉和少数几个学术型的侍从留在仙宫里,继续学习。乔小泉曾经说过,仙宫的知识一辈子钻研不完。

段璃璃完全地脱离了俗务。随着电话的推广,她关闭了所有的群。

直到有一天,突然每个人收到了同样的消息:【我走了。】

胡祥自然是知道段璃璃要离开。

段璃璃离开前,召集了所有的隗家人。

“我将离开这里,前往星辰之上。”她说,“你们可以选择跟我走,或者留下。”

隗羌选择跟段璃璃走。他比别人知道得更多,他也想亲眼看一看星辰大海。

隗家有些人愿意跟段璃璃走,有些人选择留下。隗月选择了留下。

“隗家是个特殊的存在。”段璃璃说,“为了不让你们打破世界的平衡,我必须采取一些措施。”

她用纳米机器人封了隗家人的一个窍。不像七星斩元钉那么狠绝。封了一个窍,他们依然可以修炼。事实上因为隗家的血脉太好,那些勤奋修炼的,比如隗月,如今都已经是高阶武者了。

不限制一下不行。

封了这一个窍,他们可以继续修炼,但不会修炼到能激活隐藏基因的那个程度。

只要没有基因序列压制,他们就等同于是普通的武者,对整个世界不构成威胁。

段璃璃花了好几年从俗务中抽身,她的离开,并不会影响任何璃璃家的产业。她还周游大陆,探测并采空了大部分的元绿石矿。

尽量不给这里留下。

当知道她要离开,有些已经成家立业的侍从带着家小赶回来投奔。

阿拓就带着妻儿来投奔,要跟段璃璃一起走:“我听说小泉哥就跟着您走,我也想跟着您走。”

段璃璃说:“我即便走了,也不收回机甲,你可以保留的。”

她给他们的机甲本来就是拆除了一切热武器的,只留下一柄机甲刀。这样机甲,更偏重于自保,以她留下的技术水平,至少一二百年之内都不会破解,不会对世界造成什么大的威胁导致失衡。

“不。”阿拓说,“我就是想跟着您。我发过誓的。”

他于是带着一家登上船。

像阿拓这样赶回来投奔的不止一家,陆续有一些侍从回来了,壮大了段璃璃的队伍。

“以前我们只是周游外邦。”他们说,“如今有了周游星辰的机会,怎么能不回来。”

纵然知道可能再也回不来这块大陆,也下定了决心跟着段璃璃走。

段璃璃带着爱人和孩子,带着一些隗氏家族的人,从善堂里陆续收养的一些孩子,乔小泉和菜芽夫妻,还有阿拓好几家子人,一起登上了飞船。

飞船在一个夜晚升空,离开了大气层后,悬停在某处。

这飞船只是个离开地面进入太空的驳船而已。

静静悬停几秒之后,段璃璃取出了真正的能在星辰间航行的飞船。

驳船里的众人望着突然出现在宇宙空间里的巨大如城市般的飞船,震惊无语。

“世代飞船。”段璃璃说,“足够我们周游星辰,并在上面繁衍许多代人。”

她说:“走吧。”

驳船进入了世代飞船。

这天晚上,许多人忽然抬头仰望夜空。

是谁在夜空放了烟花?如此巨大?又产生这样多的流星。

百姓们迷惑。

胡祥告诉隗月:“她说,以后再没有白月了。”

隗月有点遗憾:“没有了吗?”

白月每个月一次,会使天地元气更浓郁,有助于武者修炼。

“没有了。”胡祥说,“她说,迟早有一天,武者会彻底消失的。”

隗月沉默了许久,释然说:“那也好。”

她的眉间已经平和。胡祥握住了她的手,夫妻相视一笑。

郑言也仰望夜空,向她告别。

郑言离开仙宫,被从所有的群里踢出去。但实际上,段璃璃没有删除他的好友。

她给了他一件激光武器防身,算作临别送给他的礼物。

她还叫他站在他身边,叫他笑一个。然后,郑言收到了段璃璃分享的照片。

照片里,她和他并肩站在仙宫大门处,一起对着空气露出笑容。

她保留着他的通讯权限,告诉他有事还是可以向她求助。

郑言后来一直过得很艰难。他去乡里,应聘了学校的教习先生。但偶然被到那里铺设电线的昔日同伴看到,仙宫叛徒的身份便传开了。

段璃璃在炎碧城威望至高无上,许多百姓把她视为活菩萨,他们得知了孩子这个先生原来竟然是判出了仙宫之人,冲他吐口水、辱骂他。最后学校不得不解聘了他。

校长说:“忘恩负义的鼠辈,岂配教书育人!”

郑言不得不远走他乡。只是他走的速度,总是被璃璃家扩张的速度追上。

昔日伙伴容不得他平静生活。他们若是知道了他在哪里,总要把他的身份泄露出去,让他活在世人的唾弃中。

郑言不得不远走异邦。

他缁衣芒鞋,到更落后的地方去传播知识,传播思想。

他遇到过很多次危险,都靠那柄激光武器大难不死。

他也曾经穷困潦倒,食不果腹。

但当他寿终正寝的时候,他已经有了许多门徒。

临终前,他的弟子握着他的手落泪:“老师这许多年,不知是怎样撑下来的……”

古稀的老人已经无法言语,却露出了微笑。

他平躺在床上,面孔的上方其实展开着光屏。

她说,如果有事还可以向她求助。

但他无论遇到多难的困境,从未向她求助过。

因为,无论世人怎样唾弃他、不理解他,他知道,她是懂他的。

当少年表达了不想为奴的想法,问“可以吗”的时候,那个女子弯起了眼睛。

“可以呀。”她笑着说。

那弯弯的眼睛里,带着欣慰带着赞叹带着理解。

那时候少年就知道了,那些他不解的困惑、那些还不能系统地组织语言阐述的思想,她一定都懂。

无论多难,只要打开这光屏,看到那张两个人并肩微笑的照片,看到她弯弯的笑眼,他就总能获得坚持下去的勇气。

年复一年,走到了这一天。

这一天,被称作“郑子”的大教育家、思想家、哲学家合上了双眼,结束了坎坷离奇又精彩的一生。

一千年后,联邦政府的考古部门直播挖掘郑子墓。

“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,大家好!这里是国家电视台一频道,现场为大家直播开启郑子墓。”主持人说,“大家都知道了,伟大的教育家思想家哲学家郑子晚年曾对弟子透露,他出身仙宫,对于这一点是否是真的,一千多年来一直充满争议。”

“仙宫真的存在吗?为什么有这么多关于仙宫的故事?”

“那个人真的存在吗?说武者的消失是她造成的?可信吗?”

“明明是科学技术的发展,为何背后总要强行附加上神话背景。”

“到底是真是假,马上就见分晓。据许多郑子弟子的笔录叙说,郑子有一件从仙宫获得的神器。这件神器后来陪葬在郑子墓中。”

“今天,是们见证神话破灭的时候了。”

然而神话并没有在这一天破灭。

那件神器真的被找到了。

各界震惊。

经过研究分析,所谓神器是一件激光武器,甚至到现在,能量还没有完全用完,还可以发射激光光束,消灭猛兽。

但这样的技术不可能存在于一千年前。但科学测定的结果,它又真的来自一千年前。

谁能不相信科学呢。

研究玄门仙宫又成了一股热潮,那些神话的、非神话的资料都被翻出来。

最后,人类得出一个结论。

她是存在的。

她来自更高等的文明。

她拥有更先进的技术。

但她没有凭借这些超前的东西踩在人类的头顶践踏,她选择了离开。

她来过,留下了知识,传播了技术,然后离开。

她留下的痕迹闪着光,在宇宙间划出了一道星芒。

她的名字已经不可考。

但世界各地,特别是以大苍山为原点的辐射地区,到处都是古代的仙姑祠、仙姑庙。

那些庙观里供奉着的仙姑,面如满月,脸颊饱满,一双眼细长的眼睛带着悲悯,怜惜着世人。

从这些雕像,我们隐隐可以看到一个心怀慈悲,思想闪光的女人。遥想她的风采,实在令人向往。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段璃璃:你才大饼脸!!!

段璃璃:你才眯眯眼!!!

段璃璃:呸!!!

【叉腰!

【全文完】

辛丑·初雪·袖侧

又换域名了,原因是被攻击了。旧地址马上关闭,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(去掉),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同人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我的贴身校花

带玉

终极凶器

八寸

皇后她不干了

五叶昙

老婆是隐形大佬

苏家紫七

网游之风流骑士

冷石

为何恋爱游戏的女主都不对劲

八云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