嗷世巅锋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30章 乱入相思局【下】,红楼如此多骄,嗷世巅锋,无限小说网txt官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30章乱入相思局【下】

【4900字二合一,求推荐票、月票。】

这日傍晚。

杨氏因先去二门外鹿顶内,寻林之孝家的核对了开销,又带着批下来的签子,去杂库领了两捆蜡烛。

这里外里一耽搁,眼见就快到内院落锁的时候了。

她唯恐耽误了差事,再被那徐氏伺机责难,故此一路脚下生风直奔二门夹道。

谁曾想就这么巧,刚到垂花门左近,那绮霰斋屋后就转出两道人影,一高一矮一男一女,却正是徐氏和来顺母子。

杨氏因素日巡惯了夜,所以先一步发现了徐氏母子,于是想也不想,就闪身躲到了廊下暗处。

她起初也未多想,可看徐氏母子一路避人耳目,鬼鬼祟祟的进了后院,才觉着事情有些蹊跷。

这么晚了,来顺一个男丁去后院作什么?

等她紧随其后过了二门,就更觉的不对劲儿了,这眼见就要落锁了,守门的婆子却不见踪影。

她犹豫了一下,有心想要追上去探个究竟,可院内几条夹道都乌漆嘛黑的,却哪还找得见来顺母子的踪迹?

最后杨氏也只得放弃追查,怏怏不乐的赶到了上夜人取齐的地方。

不想她刚把其中一捆蜡烛拆散了,正按人头往下分发,王熙凤就差了丫鬟来。

交代说是琏二爷和二奶奶,要在屋后小过道里处置些私事,叫她们暂时不要过去搅扰。

杨氏当下就上了心,总觉着这事儿和来顺母子脱不开干系。

再细一回想,初二那日上夜人们也曾得了知会,说是暂时不要去巡视西边穿堂。

难不成,那晚来顺也在后院?

他一个男丁三番五次留宿内院,且二奶奶还特意帮着支开了巡夜的,这难道说……

杨氏脑中陡然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!

可王熙凤放着风流倜傥的琏二爷不用,偏寻这品貌粗俗的毛头小子,又是个什么道理?!

莫非这小色鬼身上,还藏着什么自己没瞧出来的长处?

杨氏对此百思不得其解,直到开始巡夜,仍是牵肠挂肚难以释怀。

最后她银牙一咬,干脆谎称要去方便,支开两个同行的妇人,悄悄绕至凤姐儿院后。

她这一是为了解惑,二来也是想拿住来家的把柄,免得总被他母子纠缠不清。

…………

话分两头。

却说母子二人到了王熙凤院里,徐氏自去寻王熙凤不提。

来旺却是在守门婆子的引领下,经西侧小过道绕至一处偏僻所在。

这里三面皆是高墙,仅有一间空荡荡的堂屋,也不知原本是做什么的,瞧着里面甚是阴森。

“你就是来顺?”

来顺正探头往里张望,斜下里就闪出七、八条身影。

此时夹道里虽无半盏灯火,但仗着月朗星稀,倒也还能勉强分辨出对方的形貌五官。

只见那为首的,是两个眉清目秀的公子哥儿,想来应该就是原著当中,负责出面整蛊贾瑞的贾蓉、贾蔷二人。

这贾蓉不必多说,乃系宁国府大老爷贾珍的独子,秦可卿的丈夫。

那贾蔷也是宁国府嫡出的公子哥儿,因父母死的早,自小就被养在贾珍身边,据传极受贾珍的‘宠爱’。

而除这二人之外,剩下的看衣着打扮,应该都是宁府的小厮长随。

这却有些出乎来顺的预料,按照书里的剧情推断,他原本以为参与这事儿的,就只有贾蓉、贾蔷两个呢。

现如今一下子来了这么多‘不相干’的,难道就不怕事情传扬出去?

不过他转念一想,越是参与的人多了,才越是能证明王熙凤的清白,即便传扬出去,外面也只会笑贾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伤不到王熙凤半根毫毛。

这时就听那略年长些,疑似贾蓉的青年笑道:“二婶婶虽是派了你来监工,但你小子也甭想闲着,这堵门的要紧差事,我可就全交给你了。”

他嘴里招呼的虽然亲热,却并没有给来顺开口说话的机会,直接铺排好差事,就领着来顺和贾蔷躲回了墙角暗处。

至于那几个宁府仆人,则是就此分头行事,有的去过道口望风,有的在后门外埋伏、布置机关。

还有两个身大力不亏的,各带着棍棒绳索,趴在离来顺不远的地方,以防贾瑞困兽犹斗拼命一搏。

且不提旁人如何。

却说来顺跟着那贾蓉、贾蔷到了墙角暗处,就见地上早备着两只矮敦。

那二人当仁不让,各选一个矮敦坐下,又不知从哪摸出条熊皮毯子,裹粽子似的缠成了连体婴,就露出俩脑袋在外面,还一个劲儿的咬耳朵说小话,真恨不能从头到尾黏的密不可分。

来顺站在一旁,瞧着这对儿如胶似漆的‘好兄弟’,先是牙酸后又菊紧。

最后实在是吃不住劲儿,就悄无声息的往远处挪了两步,宁愿站在风口上挨冷受冻,也不愿再吃两个男人的狗粮。

好在也没冻多久,小过道里就传来了一声鸟鸣。

贾蓉、贾蔷立刻消停下来,瞪圆了眼睛伸长了脖子,狐獴似的向外张望。

来顺也同样瞪大了眼睛,想看看这色胆包天的贾瑞,究竟生的什么模样。

在三人引颈期盼之中,就见那贾瑞躬身身子,猫儿也似的摸到了院里。

也不等来顺看清楚他的相貌,这厮就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入堂屋,发出了百爪挠心似的呼唤:“嫂子、我的亲嫂子、好嫂子!你在里面么?!”

来顺登时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贾蓉贾蔷也发出了压抑不住的闷笑声,随即他们揭开熊皮毯子,推推搡搡挨挨蹭蹭的,都想让对方先进去陪那贾瑞‘耍耍’。

来顺在一旁冷眼旁观,虽看不太真切,却总觉得这二人的衣裳有些散乱,于是心下愈发庆幸自己生的粗豪。

若是穿越到哪个小白脸身上,方才怕是早被他们拉下水,弄得左右为男、男上加男了!

一番拉拉扯扯之后,最后贾蓉还是没能拗过贾蔷,只得不情不愿的走到了堂屋门前。

刚往门里迈了半步,贾瑞就好似猛虎扑食一般窜出来,将他整个人擒在怀中,嘴里欢呼道:“我的亲嫂子,等死我了!”

却原来,这贾瑞初二那日就曾被王熙凤戏耍,在西边穿堂里挨冷受冻的苦等了一整夜。

如今这堂屋里又不见王熙凤的踪影,他自然担心王熙凤会故技重施,再让自己白白等一晚上。

而就在这档口,外面突然黑魆魆的来了一个人,贾瑞只以为是凤姐到了,登时喜的什么似的,那还顾得上辨明雌雄?

当即上前狠狠裹住,急吼吼抱到了屋里,扔在炕上又是亲嘴又是扯裤子,满嘴‘亲爹’‘亲娘’的乱叫。

这厮还真是急色的紧!

来顺在外面听的无语,却又隐隐对这厮有一丝同情,或者说是兔死狐悲。

男人有几个不好色的?

尤其是遇上王熙凤那样的人间绝品,莫说是贾瑞了,连来顺这般经过见过的主儿,不也曾在王熙凤面前失态么?

也亏得他有半个娘家人的身份,否则今儿这相思局,还说不准是给谁设的呢。

“别愣着了!”

来顺正搁这儿物伤其类呢,肩膀上就被贾蔷搡了一把,催促道:“你跟在爷后面把门堵住,记得千万别让他跑了!”

说着,贾蔷便点起灯笼,火急火燎的冲了进去,嘴里嚷道:“谁在屋里!”

炕上贾蓉也立刻笑着应了声:“瑞大叔要C我呢!”

贾瑞这才发现身下之人是男非女,当下臊的无地自容,红头胀脸的转头就要往外跑。

秉着LSP何苦为难LSP的想法,来顺原本只是想拦住他的去路。

可借着灯光看清这贾瑞的相貌之后,来顺心里那点同情,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感情这贾瑞正是前日里撞了来顺,还破口大骂的小白脸。

原来他那天还真是赶着去投胎的!

来顺当下想也不想,一把推在贾瑞胸口上,直把个弱不禁风的贾瑞,推的蹬蹬倒退几步,又一屁股坐回了炕上。

那贾蓉也是个人来疯,顺势把他揽在怀里,嬉笑道:“瑞大叔方才那般猴急,又怎舍得抛下我,就这么走了呢?”

贾瑞还待挣扎,贾蔷就把灯笼杵到了他脸上,嘴里喝道:“瑞大叔做的好大事!如今琏二婶已经告到太太跟前,说你无故调戏她。她暂用了个脱身计,哄你在这边等着。”

“太太听了这事儿,险些都气死过去,因此才叫我来拿你——偏你刚才又那般恶形恶状的!没的说,快跟我去见太太吧!”

贾瑞听了,直被唬的魂不附体,连道:“好侄儿,你只说没有见我,明日我重重的谢你。”

贾蔷闻言就笑道:“既然有重谢,放你走倒也不是不行,就不知你究竟打算怎么谢我?这空口白牙的可不成,总要立个文契,才不怕你日后反悔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贾瑞苦着脸道:“这等事儿,怎好落在纸上?”

“你只说是赌输了借的就成!”

贾蔷说着,又示意来顺自外面取了纸笔来。

连哄带吓的,先后让那贾瑞写下了两张五十两的借据。

却说贾瑞见他二人终于满意了,拔腿就要溜之大吉。

那曾想刚到门前,就又被来顺一把推了回来。

贾瑞踉跄着好容易稳住脚步,气得回头质问贾蓉、贾蔷:“借据我都已经写了,怎么还拦着不让我走?!”

贾蓉冲来顺一努嘴:“我们两个是答应了,他可没答应。”

贾蔷也笑道:“这是二婶婶派来的监工,最是要紧的一个人,他要是硬拦着,我们能有什么法子?”

贾瑞闻言,咬牙从袖筒里摸出四两多散碎银子并十几枚大钱,一股脑掷在来顺怀里,嘴里恨声道:“这总够了吧?还不快滚开!”

老子这暴脾气!

刚才对那贾蓉贾蔷,他是求爷爷告奶奶,只差跪下给两个侄子磕头了。

如今面对来顺时,就扔过来几两碎银子,居然还敢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施舍嘴脸!

来顺理也没理,任由那银子铜钱叮叮当当落到地上,板着脸道:“瑞大爷怕是误会了,两位哥儿放了你,最多也就挨几句骂,但我要是放了你,那可就得豁出命来扛!”

贾瑞哪想的到,这下人竟比主子还要豪横?

当下指着来顺‘你你你’磕巴了几声,然后突然泄了气,哭丧着脸问:“那、那你想怎得?”

“瑞大爷有所不知。”

来顺大义凛然的道:“我原是出身王家,跟着二奶奶一起到了这荣国府里,对二奶奶最是忠心不二,想让我违背二奶奶的意思,放你一条生路,却怕是——哼哼!”

他盯着贾瑞冷笑两声,只笑的贾瑞心里凉了半截,正以为自己今日插翅难逃,就听来顺道:“得加钱才行!”

这老梗一出,非只是贾瑞听的呆愣,连贾蓉、贾蔷也是轰然大笑。

贾瑞最后好说歹说,又写下一张五十两的欠据,这才得了来顺的首肯。

那贾蔷又道:“如今老太太那边的门早已关了,老爷又正在厅上看金陵送来的东西,那一条路定难过去,如今只好走后门。”

“只是千万得小心行事,否则半路遇见那个,连我们也完了——且等我们先去哨探哨探,再回来领你。”

贾蓉也道:“这屋里也不能久留,过会儿还不知有多少人找来呢——等我去寻个地方,让你先躲一躲。”

说着,二人就熄了灯火,拉着贾瑞到了院外,顺墙根儿摸到凤姐院后一处大台阶底下,交代道:“你在这蹲好了,千万别出声。”

不提他二人如何假装探路。

却说来顺刻意缀到后面,悄悄把那些散碎银子和铜子儿捡了起来——因是摸黑,最后也只找出不到四两银子。

他拢在手里刚寻到院后,就听黑暗中哗啦一声,紧接着臊臭扑鼻而来。

定睛一瞧,却是贾瑞蹲在那台阶底下,被人兜头盖脸的浇了满身屎尿!

看他哎呦一声,又急忙用手捂住,多半已经吞了不少金汁入腹。

来顺远远瞧着都觉着恶心至极,捂着鼻子往后退了两步,就听贾蔷嚷道:“快走、快走,迟些就出不去了!”

贾瑞就不管不顾,连滚带爬的冲向后门。

半路上影影绰绰,还扫见有个人躲在树后窥探,他却只当是贾蔷或者贾蓉,理也不理,闷头只顾逃命!

而贾蓉、贾蔷两个见他逃得远了,却是自大台阶上走下来,直笑的前仰后合。

“你们几个把这里收拾收拾,走,咱们去给二婶婶报喜去!”

贾蓉一边笑个不停,一边吩咐宁府下人清理那些秽物,随后便拉着贾蔷去寻王熙凤请功。

他既然忘了招呼来顺,来顺也就没急着跟过去。

将几个宁府下人喊在一处,把方才捡的银子递给他们,道:“哥几个也受累了,这些银子拿去吃酒吧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那几人彼此交换着眼神,一时却不知该不该拿这银子。

来顺便又笑道:“既是到了我们府里,哪有让哥几个白忙的道理?二奶奶若是知道了,怕也要怪我失了礼数。”

为首那人这才收了银子,然后奉上了一箩筐的彩虹屁。

直说怪不得来顺小小年纪,就被二奶奶委以重任,这说话办事就是敞亮!

其余几个宁府家丁看在银子的面上,也都是好话说尽,竭力的吹捧来顺。

…………

返回头再说那杨氏。

她摸黑绕到凤姐的院子后面,远远的刚望见那大石阶,就听有人喊道:“快走、快走,迟些就出不去了!”

杨氏吓的急忙躲在树后,却见大石阶底下窜起个人影,飞也似奔着这边儿来了。

她起初还以为是来顺,谁曾想借着月色细一打量,那带着满身污秽狼狈奔逃的,竟是在贾家私塾里教书的瑞大爷

这却让杨氏愈发的糊涂了。

夜闯内宅的不是那来顺么,怎么反倒是贾瑞在夺路而逃?

愣怔了半晌,她这才晃过神来。

因见大石阶那边似有几人凑到了一处,杨氏略略沉吟,就又悄默声的凑了过去,想要弄清楚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哪知道离得近了,满耳朵就全是吹捧来顺的马屁声——光听那些夸张的言语,怕是赖大都要瞠乎其后了!

偏杨氏偷眼观瞧,那极力吹捧来顺的,竟还是几个宁府下人。

这就让她一时想差了,只当贾瑞那狼狈模样,全是出自来顺的手笔——而且来顺为了避免消息走漏,又专程找了几个宁府的下人帮忙!

再加上王熙凤,还特意帮他支开了上夜人……

这心机、这能力、这人脉……

直让杨氏心中惊骇莫名。

暗想着,连贾瑞这般身份地位的,都被来顺玩弄于股掌之间,吃了这么大的苦头。

偏自己三番两次爽约,至今也未曾给他答复。

倘若他一时恼了,也把这等手段用在自己身上,自己却该如何是好?!

感谢书友:新手村长oo、昵称什么的最不重要了、文金天水、等待投食的呆鹅——的打赏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同人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荒岛求生:开局签到满级职业

陈鱼落水

首富从以旧换新开始

橘猫囡囡

无限之剧本杀

过水看娇

我靠崩人设在男主手中苟命

云非邪

全世界都在等我们分手列表

不是风动

诸天超级剪辑系统

水水得久